半仙

全职,剑三,APH,free,欧美,冷CP挖掘工
存文存cos存图 存视频

[APH]普法-小约翰与温里奥

※存文

※西米西或许有?

※前篇《罗宾汉与玛丽安》

※发表于2010/4/25


小约翰与温里奥

By 半仙

“你就不会搞点儿高智商犯罪吗!”

审讯室里传来的声音差点使阿尔弗雷德打翻咖啡杯。这个新来的小警员小心翼翼地收拾好桌面,强忍着想去一探究竟的欲望装出一派成熟老练的样子稳稳地坐在他的座椅上。

烈日炎炎。警局的空调总是干张嘴不出声,做出一副格外矜持而保守的样子,跟个老处女似的。阿尔扁扁嘴,继续嚼着索然无味的泡泡糖。他并不是对他的工作不负责,只不过这是在有任务的前提下——现在,他已经快闲了一个月了。

远处似乎走来一个身影,阿尔立马兴奋了起来。是要报案吗?还是被追杀?抑或是亲眼目睹了什么罪恶的发生等待着英勇的警察就他于水火之中?阿尔摩拳擦掌,换上一副冷静、正义而又可靠的表情端坐在桌前。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一个老妪,满面愁容。阿尔对来人飞速地进行着初步的判断。六七十岁,不不,应该是七十五岁左右,不,也有可能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乔装成老太婆,总之都逃不过我的法眼。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我们家……”

“你们家怎么了?发生抢劫案了是吗?还是发生谋杀案了?”

“不不,是我们家的老母鸡,今天早晨它不见了……”

“哦,原来是失踪案件。”阿尔翻开从未用过的、崭新得刺眼的记录本,激动地写着,“那么,失踪者的体貌特征?基本情况?您与它是什么关系?”

“失踪者?”

“就是那只老母鸡。”

“哦,它啊,挺肥挺大的,老是不好好走路,以前下蛋还挺多,可是现在不下了,我就准备明天把它炖了……”

阿尔从记录本中抬起头,“所以说,你有可能昨天晚上先杀了它,今天再来报案,是吗?”

“不,我准备明天等我女儿来了再处理它。”

“可是这样的案例很常见。你昨晚嫌它不下蛋一时动了杀心,将其谋害,今天再来愚弄我们警察。哼,你以为我们都那么弱智吗?”

老太太急忙摆手:“不是的,警官……”

阿尔对于“警官“一词感觉非常良好。“先不谈你的作案动机,”他冷笑着推了推眼镜,“还有哪些嫌疑人?”

“嫌疑人?”

“就是有哪些人想要杀死你的那只鸡。”

“我儿子老早就看那只鸡不顺眼了,还有小孙子,一直吵着要吃鸡腿,可能还有邻居,我有好几次都看见他想偷走我几只鸡……”

“还有你,别忘了你也有作案动机。继续说。”

“啊,可能还有……”

话题一下就被扯开了。大约到了三点钟的时候,一直安静的审讯室又传来了另一声叫喊:“什么?你还让那小子抓了?”

阿尔惊异地转过头去,他有些厌倦老太太关于那只母鸡的絮絮叨叨了,但他又不舍得放下手头的工作。这个时候安东尼奥在他眼里像是他的救世主朝他走了过来,“阿尔弗雷德,你可以先歇一会儿了。头儿叫你过去。”

阿尔就理所应当地、屁颠儿屁颠儿地奔了过去,留下安东尼奥接着询问老太太“你的母鸡是被番茄噎死了吗?”。

这个新来的警员轻手轻脚地走向走廊尽头的审讯室。他从来没有进过那里,而这一次,还是被头儿叫过去的!他对着镜子整理好衣领,敲敲门。

“请进。”

“头儿,您是叫我吗?”

“没错,进来吧。”

阿尔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环顾四周,这一切似乎都与电影中描绘的一模一样。太酷了!他几乎是跳着来到头儿的身边。

“头儿,您叫我什么事儿?”

“来来来,再过来一点儿。”坐着的警官捧着蹲在地上的警员的大圆脸,一脸郑重地对桌子对面的人说:“你是说,你被这样一个虎头虎脑毫无经验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身体永远比大脑先运转的新进警员,给抓了?还专程送到我这里来?”

桌子那头的人诚实地点了点头。

接着,阿尔就详尽地描述了当时捉贼的场景:这个歹徒如何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了一位女士的手提包、那位女士如何求救、警员又如何奋不顾身与歹徒进行搏斗、歹徒如何被警员制服、警员又是如何将他带回警局的。这位警员还特别强调,虽然那位女士包里只有四美分,但是歹徒公然抢劫的行为实在恶劣,如果她包里装的是四千美元、四万美元,后果极其严重。

警员声情并茂地讲述完之后,他发现头儿的脸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然而这并不影响他认为自己立了大功,并协助头儿完美地破了案。

“我倒希望你抢的是四千美元、四万美元,”警官在把哼着小调的警员打发走之后,声音低落了很多,“你不觉得,仅仅四美分就来见我,太便宜你了吗?”

“嘿嘿,我倒觉得挺划算的。”

“我以为你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来找我,比如说等你的冰箱空了之后。”

“我想你了。”

“真的是你想我吗?”

“我的小鸟也想你了,你也一定想看看我的小鸟有没有长大、羽毛丰满吧……”

“收起你的下流话,这里是警局。”

“可是我……”

“哦,抱歉,”安东尼奥探了个头,笑着走进来,“我有东西落在这儿了。”

他故意从桌子的另一头绕了过去,装作不经意地撞了一下无辜地看着警官的男人,又笑着走出去了。

“他给了你什么?”

“啊?啊?你说什么?”

“老实交代,他刚才在我眼皮底下给了你什么?”

他只好老老实实地把口袋里、帽子里、外套里、裤筒里的东西都抖搂出来。“喏,避孕套、润滑油、手铐、钥匙,哦,又一盒避孕套……”

“你们可真是好兄弟。”警官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么一句话。

“不,他够差劲的了,”男人还在往外掏东西,“他难道不知道两盒避孕套远不够我们用的吗?还是水果味儿的!”

阿尔又听到了今天下午从审讯室传来的第三声吼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就这么希望我拔光你小鸟的毛吗!”

新来的警员可怜巴巴地望着碎了一地的咖啡杯,安东尼奥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我们可什么都不知道。”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