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

全职,剑三,APH,free,欧美,冷CP挖掘工
存文存cos存图 存视频

[黑篮]青黄-回忆录

※存文

※2012年黄濑生贺

※写于2012/6/17


回忆录

by半仙

 

黄濑坐在话筒前,手心里都是汗。各个报刊杂志的记者们还在乐此不疲地提问着,摄影师们也都架着长枪短炮向他开火,不断闪烁的强烈闪光灯晃得他的眼睛又干又涩。然而他必须极力地告诫自己要克制住揉眼睛的欲望,尽管他现在已经刺痛得睁不开眼。

“黄濑先生——”有一个看不大清面目的娱记站了起来,事实上在黄濑眼中,娱记们都长着相同的一副面孔,“您觉得在您的这本回忆录中,最印象深刻的内容是什么呢?”

“啊——大概,是从影之路吧,刚从T台转向演艺圈的那段时间。要感谢对我帮助很大的——”报出几个公司高层的领导和一些演艺界的前辈的名字,都是事前安排好的桥段,记者们也都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麻木地记录着,“他们都对我提携很多,才让我有了今天的成就。”

然后眼圈红了起来,声音也有些哽咽,像是真的受到巨大触动的样子。

坐在一旁的经纪人佐佐木小姐微微点了点头,对黄濑突发的深情桥段意外地表示满意,示意他继续下去。

只有黄濑自己知道,会流泪纯粹是因为眼睛被闪得疼了,已经抵挡不住疲惫和干涩自行流下泪来。

真的很累啊。黄濑一边维持着脸上温和的笑容一边想。

我后悔了啊。

当黄濑凉太,真的太累了。

 

 

黄濑不止一次地考虑过息影。

他试图跟佐佐木小姐沟通,但是被这个瘦小的经纪人强硬地拒绝了,不知是她本人还是公司的意见。

一个接近190的大男人被一个不足160的女人教训得抱头鼠窜,每次都只能灰溜溜地铩羽而归。

因此退出影视圈的提议就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搁置,向后拖延,拖到连黄濑都懒得提起,只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拿出来回味一下,再小心翼翼地放回心底。

黄濑想,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只是想要一个平静的生活吗?当初为什么要选择成为演员呢?

他想着想着,悄悄翻出纸和笔,开始写自己的回忆录。

等到写完了,再决定是走还是留。

他有些侥幸地想。

 

 

黄濑后悔了,他后悔当初写回忆录的决定。

写书的事情被万能的佐佐木小姐知道了,命令他要写一些能博人眼球的东西。

“大家都很了解你成为演员之后的事情,所以还不如写写你当演员之前的故事,比如大学啊,中学啊,最好还有些暧昧的恋情什么的——对了,最近很红的那个叫雅美的小姑娘,她不是好几次邀你出去吃饭吗?怎么不写写她?销量会大增的。”

黄濑很难为,佐佐木小姐的确很敬业,但是每次都只注重怎么提升他的人气。她不是一个谈心的好对象。

“况且也没什么好写的,中学什么的。”

黄濑低声抱怨着,手指却紧紧地纠缠在了一起。

他在掩饰啊。佐佐木小姐想,不知怎么的,她忽然有了一种姐姐在开导弟弟的错觉,有种与他谈心的冲动。

“怎么会没得写呢?那就从你的中学说起吧。”

黄濑低下了头,手指缠得更紧了。

 

 

“我的初中是在帝光上的,那个学校很好,很强势,成绩好,硬件条件也是数一数二的。”

“还有吗?你长这么高,肯定有参加什么运动吧,篮球、排球什么的。”

“嗯,我参加了篮球队。”

“怎么样?很强吗?”

“很强啊……被称作‘奇迹的世代’。”

“啊,没有听说过呢。不过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当时是很厉害,放到全国应该都是无人能及的吧。”

“可是你看起来一点都不骄傲。”

“诶,是吗?”

“这种事不是应该很自豪的吗?为什么看起来了无生趣的样子。”

“因为当时实在是太幼稚了……现在想来只会觉得可笑吧。”

“——幼稚吗?也是,14、5岁的小屁孩,应该什么都不懂吧。”

“也、也不是都不懂的。但是那个时候听到的都是赞美,‘天才’啊‘神童’啊什么的,以为自己就是整个世界的中心。”

“后来呢?因为什么事情而倍受打击吗?”

“也没有,应该说直到高一都是很目中无人的状态。”

“啊啊——真看不出呢。高一发生什么事了吗?”

“主要是还因为‘奇迹的世代’……初中的时候我们七个的关系都还非常的好。”

“七个?对不起,我对于篮球还不是很了解……”

“嗯,六个球员。还有一位经理,也是非常的强悍,场上场下都是。”

“这样啊……听起来像小说一样。”

“啊,是啊,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不可思议……我们就那样聚集了起来,像是受到命运的感召一样。”

“是啊,缘分真的很神奇。”

“缘分吗……当时我在队伍里,大概是受气包一样的角色,大家都愿意欺负我,我也觉得是一种特殊的关注,所以很开心。”

“其实你现在也常常这样。”

“啊,是吗?大概我一向如此吧……也没什么抱怨的,唯一的不满就是……啊,也没什么……”

“什么?是跟某一个人关系不好吗?”

“也不算是……确切来说,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什么意思?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啊。”

“嗯……我们那时候的关系很奇怪。他是我进入篮球队的原因,我一直很憧憬他的,打篮球也只是为了让他注意到我,可、可能吧……我现在也有些不大清楚了。”

“那她呢?”

“大概是讨厌我了吧。他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我老是跟在他身边,又笨拙又吵闹,这么回想起来连我现在有点受不了当时的我。”

“这么说来的确是有点……讨人厌呢。”

“是的,当时的自己还不自知,仗着自己是个小模特,与很多女同学关系都很好,本来以为能吸引他的注意力,没想到却让他更厌恶自己了。”

“的确是战略上的大失误啊。”

“其实初中的时候关系还比较融洽,毕业那天我把自己的球衣送给他了,希望他能记住我。啊,大概是这个样子……”说着,黄濑随手在回忆录的空白处画了一件球衣,又在中间写了一个8 。衣服歪歪扭扭的,大概能看出上面的图案。

“我们升上了不同的高中,都是篮球名校,后来在一场比赛中终于遇上了。我激动地一夜睡不好觉,翻来覆去地想,第二天见到他应该干什么,说什么话……”

“但是?”

“我们吵架了,最后一次吵架。我跟他说‘我再也不需要你做我前进的动力了’,他把我送他的球衣一把扔到了我的头上,然后毅然决然地走了。”

“那她很重视你啊,还带着你的球衣。”

“嗯,我也是后来才意识到的。等我想通的时候,他已经去美国了。”

“啊,这样啊……”

“嗯,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说话。”

“啊啊……听得我要哭出来了呢……这么好的女孩,你应该好好珍惜才是。”佐佐木小姐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动容地道。

“啊?”黄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而后又像是想通了,僵硬而勉强地点了点头。“啊,哈哈,是呢……”

“她叫什么名字?我的人脉比较广,说不定能帮你找找。”

“青、青峰……青峰美和,啊,对,就是这个。”黄濑别扭地笑笑。

“好吧,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佐佐木小姐整理完自己的文件,冲他眨了一下眼,“要是有她的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黄濑带着复杂的心情看着佐佐木小姐离开,觉得她今天好像有些变化,跟以往不太一样。但是究竟有什么变化,也都无暇顾及了。

 

 

即便是回忆录出书以后,黄濑也没有告诉佐佐木小姐,他当初提到的重要的朋友是青峰大辉而不是桃井。既然佐佐木小姐把青峰当成了女生,也就任她这么想吧。

毕竟本质是相同的。

恋爱啊。

黄濑有些暗淡地笑着,准备把这段回忆变成永远尘封在心底的秘密。

 

 

佐佐木小姐按耐不住好奇的心情去网络上查找一切有关青峰美和的消息,却一无所获。只看到一个名叫Daiki Aomine的NBA球星,刚出道就因为脚伤而中途退役了。大概是同姓吧,佐佐木小姐这样想着,也就没有点开这个人的维基百科,更不会知道这个日本球员曾经就读于帝光中学,是“奇迹的世代”的大前锋。

逐渐地,佐佐木小姐也就把这些与工作无关的事情全都忘了,重新投入下一轮为黄濑宣传炒作的工作中。

 

 

“老师——青峰老师——”一个14、5岁的小男孩一手举着书欢呼着冲向青峰大辉,“买到了!我买到黄濑的书了——!”

青峰一个灌篮轻松结束了比赛,向场边欢呼雀跃的男孩走去。他退役之后又回到了日本,在治疗的同时兼任中学的篮球教练。虽然严厉苛刻,但是意外地跟孩子们打成一片,况且这么小的运动量根本不会妨碍到康复,所以他也一直没想过离开。

听到黄濑的名字的时候,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成名、出书,出国、回国,两个人的距离从高一那句话开始便越来越远,远到如今回忆起来仍有一种不真实感。

曾经别人都看不清,唯独自己最清醒,某种感情在自己刻意的纵容下疯长,长到逼不得已只能由自己亲手斩断。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再痛苦也怨不得他人。

然而如今,他后悔了。

男孩还在滔滔不绝地倾诉他对黄濑的崇拜,青峰的视线却死死粘在回忆录的封面上无法移动半分。

标题下面,一件手绘的歪歪扭扭的球衣上写着8号,旁边是另一件球衣。

6号。

他想,他完蛋了。

后悔,真是一种尝不得的东西。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