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

全职,剑三,APH,free,欧美,冷CP挖掘工
存文存cos存图 存视频

[原创]我是一条狗

※存文

※第一次写搞笑文

※狗视角小段子

※cp是人X人,狗X狗,那些要求看人兽的你们够了(。

※写于2011/8/10


我是一条狗

By半仙

 

 

0

主人说:

“不会卖萌的狗狗不是好狗狗。”

我觉得这听上去不像一句好话。

 

0.5

另外,有人说这文应该叫做《家有贱狗》。

我表示强烈谴责。

 

1

我是一条狗。

我健壮而灵敏,英俊而机智。

最重要的是,我还没做节育。

就这一点而言,我的主人很不负责。

但我很感激我的主人如此不负责。

 

2

我的主人从一窝小狗中一眼挑中了我,我觉得这是缘分。

当然,也有可能是当时其他的兄弟姐妹浑身都白白净净的,就我一个特殊。

我的主人很善于找不同,大概是大家来找茬这种无聊游戏玩多了的缘故。

总之,我在襁褓中被热心的卖家以伤自尊的价格卖给了主人。

 

3

我为什么特殊呢?

这跟我的名字有关。

Oh, shit我真不想提起那个名字。

但还是要说啊……

那就放到下一个段子里说好了。

 

4

我的额头上有一块儿拇指大的黑斑。

我的主人有感而发,于是引经据典旁征博引重温四大名著翻遍四库全书为我取了一个名字。

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名字综合了所有小说的恶俗与悲情。

点点。

 

5

尼玛。

点点。

说一次我就想吐一次。

它轻而易举摧毁了我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纯爷们儿形象。

尼玛。

 

6

但是,我要摸着我的良心。

当那个蛋疼的主人一手举着晚餐一边深情地呼唤我“点点”的时候,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扑了上去。

我不能这么懦弱下去了,下次绝对无动于衷。

我一边埋头吃肉一边想。

 

7

对了,别问我为什么我会知道什么是小说。

我虽然没有看过,但我知道主人在看那个的时候的样子。

一会儿哭得像个疯子,一会儿笑得像个疯子。

解释得够清楚了吗?

 

8

总而言之,我就是这样一条优秀的狗。

健壮而灵敏,英俊而机智。

自从我来到这个小区,这片地区的所有母狗都为我倾倒。

她们每天只会指着我讨论两个问题。

那个帅哥是谁?

那个靓仔是谁?

 

9

哈哈,我当然不会告诉她们我的名字。

 

10

我每天都生活在无数的赞美与艳羡之中。

每天,都有很多年轻的小母狗来到我的地盘,留下她们销魂的印迹。

每天,也有很多强壮的大公狗闯入我的地盘,扬言要与我一决雌雄。

啊呸,我们都是公的,还用得着决吗?

再说了,我从未透露过我的名字,他们就算想下战书也没得下。

 

11

说了这么久,好像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哦对了,是我的主人。

尽管这个主人很蛋疼,我还是要介绍一下的。

 

12

我的主人跟我一样,是个公的。

长得不算强壮,四肢修长但不发达,哪能跟迅猛矫健的我比呢?

不过主人跟我的最大不同体现在另一个方面。

我喜欢母的,他喜欢公的。

 

13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一个公的喜欢另一个公的,很费解,对吧?

当初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困惑了好一阵。

你说我是怎么知道的?

主人有一天抱着电脑看片儿,我看到一个公的和另一个公的抱在一起,蘑菇也杵在一起。

我瞬间就明白了。

 

14

我们狗,把主人每天早晨会起立的那部分,叫做蘑菇。

 

15

我是一条善解人意的狗。

我愿意为主人分担忧愁。

第二天早晨我就说服我最宠爱的小母狗莉莉,在主人的面前努力地嘿咻。

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有点害羞呢嘿嘿嘿嘿。

 

16

其实我的本意是让主人重拾对母的的兴趣。

但是好像我俩之间的理解有偏差。

他当时瞥了一眼非常卖力的我,脸黑黑地说了一句:

“你是在提醒我要给你节育吗?”

妈呀我当时就软了。

 

17

从此之后,莉莉就离开我了。

她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不中用的家伙”,然后潇洒地拍拍屁股走了。

紧接着,坊间传闻一波接着一波。

从说我“早泄”,到“起不来”,再到“偷偷做了节育整个都割掉了”。

尼玛,我割没割你不是看得到吗?

 

18

总之,我雄风尽失,颜面扫地。

主人,我恨你。

 

19

虽然我自诩是一条坚忍不拔的狗,但我也有放弃的时候。

比如主人喜欢公的这件事上。

有了之前的尝试,我彻底气馁了。

算了,你爱咋地咋地,爱找谁找谁,不关我的事。

主人也看得出我的消沉,一脸疑惑地关心我:

“莫非你真的是想做节育手术?”

……尼玛。

 

20

除去这一点,我的主人还算得上是一个好主人。

他会定时给我送饭,给我洗澡,给我买新的玩具。

也会在我春心荡漾的时候领我去楼下转一圈,认识更多的小母狗。

有的时候还会陪我看看电影给我读读故事,丰富一下我的精神生活。

当然了,出现蘑菇的不算。

 

21

我的主人特别热忠与我交流沟通。

但是我俩常常出现矛盾,确切来说,是他单方面的错误理解我的意思。

这是因为我们之间存在一个致命的差别——

我听得懂他说话,他却听不懂我的话。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我作为一条杰出的狗的优势了。

哈哈哈哈哈哈。

 

22

但这确确实实是一个问题。

有的时候我跑了一天想要休息,他却继续向我丢飞碟。

有的时候我还没吃饱,他就已经把盘子收了回去。

我的红烧大排啊。哎。

可能是因为在他听来,我说的都是“汪汪汪”没啥区别。

愚蠢的人类啊。哎。

 

23

说实在的,我的主人算是我见过的人类中不错的了。

模样也清秀——至少不会把连七八糟的粉粉液液都往脸上糊。

手艺也不错——我的红烧大排啊!

也讲究卫生——每周都给我认认真真的洗澡,连那种地方都仔仔细细……羞羞。

最重要的是,他是单身。

也就是说,他只会把全部的精力全部的时间全部的爱意都投到我一条狗身上。

不可否认,这让我获得了一种极大的虚荣与满足。

让我觉得,少几只小母狗也不算什么了。

 

24

可惜,好景不长。

 

25

噩梦发生的那天早晨,我一醒来就感觉不对劲。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我后来才明白,那种不对劲源于自己的领地被强势而陌生的气息所侵占而产生的危机感。

这是一种本能。

但是享受了太久安逸生活的我,并没有马上意识到这一点。

 

25

紧接着,房门被推开。

主人领进来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高高大大,身上带着一股子陌生的气息。

他蹲下身笑着与我打招呼:

“你好,点点~”

尼玛,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恼羞成怒地瞪了主人一眼。

 

26

现在来看,这个男人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还有主人的生活。

其实中间还有另一个混蛋作梗,暂且按下不表。

 

27

关于这个男人如何改变了我和主人的生活,说来话长。

不,其实也不长。

他结束了主人的单身生活。

你懂的吧?

 

28

怎么说呢,我对这个男人的情感很单纯。

我恨他。

原因有二:

其一,他带走了我的主人。

其二,他带来了我的仇人。

 

29

关于我的仇人……还是先按下不表。

反正以后声讨他的机会很多,不差这一个。

还是先说说我的主人吧。

我那可怜的主人哟。

哎。

 

30

虽然说主人向我介绍这是他的上司,但是我还是能看出这个男人眼中的狂热。

嘿嘿嘿也不瞧瞧我是谁。

这个男人的眼神,简单来说,就像我当初见到莉莉一样。

怦然心动,无法自拔。

啊呸,不许拿这个男人的龌龊玷污我跟莉莉之间美好的感情。

我的莉莉啊。哎。

 

31

主人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反正特别热情地带这个男人参观他和我甜蜜的两口之家。

男人对我华贵典雅的小窝不屑一顾,反倒对主人的卧室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主人还真给他看了,还让他用了主卧的洗手间。

大概是真傻,看他看小说的样子就知道了。

 

32

主卧的洗手间啊!

我都没进过!

给我洗澡的时候用的是厨房旁边的那个!

我怨念了。

 

33

不光如此,主人还傻呵呵地留他在家里吃晚饭。

他会不答应吗?

主人傻呵呵地给他做饭,做红烧大排。

男人笑眯眯地称赞他贤惠,主人傻呵呵地应了。

主人啊!愚蠢的主人!

贤惠是用来称赞公的的吗!

不过红烧大排确实不错。

 

34

还好,主人没有傻到留他下来过夜。

否则我相信他一定会答应。

不过让我怨念的事还是发生了——

那个男人故意把自己的打火机留在了桌子上。

阴险的男人啊!

连我都看得出来是刻意为之,主人却还傻呵呵的。

我怨念了。

主人的智力有待开发。

 

35

主人似乎对于自己身处危险之中毫无察觉,开心地哼着小曲儿。

之后的事态如我预料般发展。

第二天,男人打电话来说自己的打火机落在这里,过两天要来取。

主人似乎更开心了,欢脱地哼着小曲儿,连调都听不出来了。

 

36

啊呸,一个打火机犯得着跑来跑去吗?

再买一个不就行了吗?那么小的玩意儿……

什么?你说那个打火机值五个狗窝的钱?

……那还是来取吧。

 

37

总之,经过他的不懈努力,这个阴险的男人堂而皇之登堂入室了第二次。

哎,老天无眼,老天无眼啊!

具体过程我不想仔细描述了。

反正都是那样,看前一个段子去。

男人还是笑眯眯的,留下吃饭。

主人还是傻呵呵的,为他做饭。

不过这次没有红烧大排,没什么好留念的╮(╯_╰)╭

 

38

哈哈哈哈细心的读者一定注意到了。

刚才是我第一次用颜文字。

不过狗脸与人脸差别还是蛮大的,用起来有点不习惯。

不过这文真的有读者吗?

 

39

言归正传。

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男人的眼神比上次更露骨了。

简直要把主人拆入腹中。

我作为一条训练有素忠心护主的狗,怎么能坐视不管呢?

所以我一个飞扑,将居心叵测的男人扑倒在地。

 

40

我恶狠狠地咬住他的袖口,从丹田之中发出一声浑厚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怒吼——

汪!

他愣了愣神,竟然全然无视我的怒气用他的脏手抚摸我高贵的皮毛!

嘤嘤嘤皮要烂掉了要烂掉了┭┮﹏┭┮

我竟然忘了愚蠢的人类听不懂我们高贵的语言。

我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41

既然语言行不通,我就用眼神与之博弈。

我瞪他,鄙视他,给他白眼,试图将满腔的愤慨用最直接的途径表达出来。

出乎我的意料,男人反而爽朗地笑了起来,又蹂躏了几把我高贵的毛发。

他想干什么?

难道妄图掩盖与我眼神交战的痕迹?

接着,我听到他说:

“点点乖,这么好客啊。”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直愣愣地劈在我的太阳穴上。

我第二次受到了伤害。

 

42

之后,我一直神情恍惚。

直到临走前,那个男人笑眯眯地说道:

“点点这么热情,肯定能相处得很好。下次我就带他过来。”

怎么还有下次啊!

不,等等。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43

我的预感向来很准。

尤其是不好的。

 

44

一周以后,我的预感应验了。

那个男人又来了,这次还捎上了另外一个混球。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说上文提到的我的仇人。

“他叫约翰。”

我记得那个男人这样说道,

“是我养的一条狗。”

 

45

我必须承认,他是一条很英俊的德国牧羊犬。

不过你壮就壮了吧,干嘛还起名叫John,明显有吹嘘的嫌疑。

只有真虚的狗才吹嘘自己。

不过他的那个……好像还挺大的。

 

46

哦好吧,我承认,我其实有打量别人蘑菇的癖好。

其实也不算癖好。

狗嘛,就算自己已经够大了,还是会下意识地跟别人比较,生怕自己会输。

不过这一次,我的的确确输了。

真是令人难以直视啊。

 

47

初次见到他,他异常的严肃认真,黑黑的眼球上下打量我。

像是做了一次x光片。

他一本正经地问我:

“How are you? I’m John. Glad to meetyou.”

我最不待见这种狗,明明生活在中国,偏要说什么鸟语。

“请说普通话。”

他深深地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开口:

“我是约翰。”

……怎么带了一股子天津味儿?

 

48

“你就是点点?”

“……”

“我还以为是条母的。”

我恨他。

 

49

总有一天让你见识见识我纯爷们儿的风采。

哼。

 

50

其实当时见到约翰的时候,我一直有种感觉。

他的身上有种什么气质……什么气质呢?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我在陪我的主人看一部名叫《搞笑漫画日和》的片儿。

 

51

日子就这么过去。

那个男人越来越频繁地往我们家跑,连带着约翰也几乎进驻我们家。

他仗着他的脸皮厚,抢我的窝,抢我的飞碟,抢我的橡皮老鼠。

等等……橡皮老鼠?

原来他有这样的嗜好嘿嘿嘿。

 

52

其实以上我都可以容忍。

唯独一项,他触犯了我的底线。

他竟然敢抢我的红烧大排——!

红——烧——大——排——啊——!

 

53

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

谁让我这么宽容大度呢?哎。

其实主要是,大家要体谅他的苦楚。

难言之隐嘛。

他喜欢橡皮老鼠。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54

有读者问我的主人怎么样了。

谢谢大家的关心。

那个小傻瓜,还能怎么样呢?

不就是跟那个男人相处时间越来越长、说的话越来越多、留得越来越晚、穿得越来越少……

咦!

等等!

( ⊙ o ⊙ )!

 

55

我就觉得,这几天过得太快了,在与约翰的争抢中。

果然是少了什么。

不过……幸好没错过正戏嘿嘿嘿嘿。

我蹲在灯光昏暗的卧室门口,心满意足地想到。

 

56

“要开始了嘿嘿嘿嘿。”

“你的口水流出来了。”

“哦,擦擦……咦?你怎么在这儿?”

“……帮你做讲解。”

 

57

虽然很不情愿,但在约翰友情提供的讲解中,正戏开始了。

那个男人似乎看了我一眼,什么意思……?

“他让咱俩别说话。”

“哦。”

为什么我总觉得像是把主人送向了虎口……?

 

58

那个男人先是把主人的衣服都扒干净。

——愚蠢的人类,我们就没这层顾虑。

然后那个男人的嘴堵上了主人的嘴。

——堵那么严实,不怕主人喘不上气吗?主人脸都红了,真的没关系吗?

连舌头伸进去了。

——咦咦咦咦咦!

男人用内什么游遍了主人全身。

——原来也没比我们高级多少……怎么这么磨蹭啊。

 

59

其实我对公的与公的嘿咻的好奇在于,蘑菇怎么办。

大家懂的。

诶呀,羞羞。

 

60

终于等到主角出场了,我屏息凝视全神贯注。

那个男人的手又是揉又是捏,下面的蘑菇像是在什么地方捅了半天也没捅进去。

我心里都替他们着急。

不过……到底是在哪里呢……

“在尾巴下面。”

约翰在我耳边轻声说。

接着,有什么东西抵在我的尾巴下面蹭来蹭去。

“要不要试一试?”

我低头一看,是一个红红的热热的不敢直视的蘑菇。

 

61

尼玛。

霎时间,无数草泥马从我的心上狂奔而过。

我惊讶得以至于男人的蘑菇怎么进去的都不知道。

等我回过神,已经看见主人双手搂着那个男人的脖子,下面凶狠的蘑菇在那个地方进进出出。

主人全身都红红的,红得让我想起了仍抵在尾巴下面的那个蘑菇。

尼玛。

我狂奔而出。

 

62

那个噩梦般的晚上终于过去了。

早晨的时候是那个男人给我送的饭,至于为什么主人没有出现,他笑而不语。

等到中午,我才从窝里虚弱地爬出来。

主人这时候也出来了,也是虚弱地,像是爬出来一样。

我感觉我们之间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

想不明白。

 

63

其实我想不明白的还有一件事,就是蘑菇到底是从哪个地方进去的。

饶是博学多才的我也有被困扰住的一天啊。

我本来想问,但是想到约翰的蘑菇,背后就感到丝丝凉意。

坚决不能问约翰。

我对自己说。

 

64

约翰不再与我抢东西了。

他像是变了一条狗,每天见到我就压低声音问:

“要不要试一试?”

我想是要甩干头发一样地摇头。

他有些失望地走了。

 

65

与此同时,主人与那个男人的关系因为有了质的飞跃,对我的伤害可谓成倍增加。

他们每天在一块儿睡觉,一块儿吃饭,一块儿洗碗,一块儿看电视,连上班下班都在一起。

我隐隐觉得有些落寞。

不过,我觉得用另一句话来形容更为合适。

当真亮瞎了我的狗眼。

 

66

约翰天天来问我,那一副受伤的表情摆在脸上,谁看谁苦逼。

真是我见犹怜啊。

没想到这家伙除了喜欢橡皮老鼠还有这样的一面。

我觉得我有点不忍心拒绝他了。

 

67

可能是今天的天气太过感伤。

可能是这么多天的坚持让我抵抗不了诱惑。

也可能是主人和那个男人的甜蜜闪光弹让我脑残了。

总之我觉得今天,我绝对拒绝不了他。

 

68

我知道蘑菇捅的是什么地方了嘿嘿嘿嘿嘿。

你以为我真的笑得出来吗!!!!!!!!!!

尼玛疼死老子了!!!!!!!!!!!

 

69

今天主人卧室里的床换成了双人床。

今天我的窝旁边又放了一个窝。

今天那个男人依旧虎视眈眈地盯着主人。

今天约翰依旧虎视眈眈地盯着我。

尼玛,放过我吧。

我只是一条狗┭┮﹏┭┮

 

70

以后我要逢狗便说,约翰喜欢橡皮老鼠。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END·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