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

全职,剑三,APH,free,欧美,冷CP挖掘工
存文存cos存图 存视频

【全职/周翔】特殊服务要加钱(1.0)

谢谢!!!谢谢蒹葭!!!爱你呜呜呜!!!!!

雨蒹葭:

不要问我为什么又开坑,还不是为了TAG能刷新吗(闭嘴你


这个是给 @半仙 的生贺,绝对不坑=u=


9.29生日快乐呀半仙儿~




***


周泽楷开车路过公司门口的时候,差一点就忍不住踩下了刹车。
公司大楼的玻璃外墙反射着霞光云影,满天金箔洒落一般灿烂晃眼,有个人就斜斜倚在那片光影之下,靠在旋转门旁边,嘴角带笑。
那是一个挺高的男人,周泽楷觉得或许比自己高,眉眼一看就很年轻,笑起来没那么温柔,下巴和脖颈的线条流畅漂亮,远远就能感觉到那股骄傲和率直。
周泽楷放慢了车速,鬼使神差的。他的车很低调,黑色的,但是在人人都认识他的公司门前也算不上什么低调。
车子缓慢地滑过去的时候,很多女职员朝这里挥手,周泽楷简直哭笑不得,可他唯一注意到的就是旋转门里走出的那个年轻的女员工。
一直等在门口的男人接过了她的包,把手里的奶茶递给她,两个人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周泽楷抿了抿唇,刚热起来的心又凉了个彻底。
周总裁是周氏公子,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标准富二代。家里虽然考虑过要让他从基层做起,但是周泽楷天生不善言辞,估计也很难跟同事打成一片。再说了,就他这个性,能惯得坏才是奇迹。
于是家里最后还是干脆把他安排到这个公司做了老板。没有比高帅富三个字更适合用来形容周泽楷的了,别说那些还处于春情期的男男女女了,就是孩子已经会打酱油的创意总监都悄咪咪地想一想,自己要是再年轻十岁,哎哟。
美貌即正义,何况还很有钱,向周泽楷示好的人实在很多,但他始终没遇上过特别感兴趣的。家里人担心他是冷感,更放了话,就算是同性也没关系,只盼周泽楷能带个人回来。
但是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周泽楷自己都快不抱希望了,直到看见了那个身影。在此之前周泽楷不能想象有一个人会是那么吸引他,恰到好处,正中红心,像是有一道追光打在他身上一样明亮。
周泽楷纠结了。
就算是老板也不能抢员工的男朋友吧……
周泽楷一回神,发现自己竟然想得那么露骨,惊得脸都红了,赶紧把油门踩上。
周泽楷站在电梯里打了个呵欠。工作的忙碌让他经常是沾床就睡,昨天晚上却一反常态地失眠了。
宽敞寂静的大房间里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周泽楷折腾了几个来回也睡不着,最后干脆爬起来把第二天安排的工作也解决了,熬了好大两个黑眼圈。
因为周泽楷的要求,公司里本来的VIP电梯也改成了员工通用。员工原本对他很是敬畏,后来发现自家总裁竟然是个内向腼腆到爆炸的家伙,也就越来越不拘束了。
电梯里的人都在低声聊天,周泽楷特地挑了个最里面的位置,一个是因为他办公室在最高层,也因为老有目光黏在他身后会让他很不自在。
“燕燕,你什么时候找了男朋友啊,长得好帅啊!”
“对啊对啊,就是昨天来接你下班那个。”
周泽楷立刻从发呆状态回过神了。
心底有个声音提醒他不听为妙,但周泽楷还是竖起了耳朵。
“那个是闺蜜送我的生日礼物!不是真的男朋友,是租的。”
“啥???”
“现在有这种职业啦,花钱就可以让对方扮演你的男朋友,什么类型都有哟。”
“那你租了多久啊?”
“一个星期。”
“诶……才一个星期?”
“又高又帅这种型好贵的。”
“也对哦……”
前面的人每说一句,周泽楷的心脏就颤一把,到最后周泽楷都怀疑自己快要心梗了。
原来……不是真的男朋友?

一个星期以后,周泽楷走进了某个贴满粉红色墙纸,让人感觉泛滥着少女气息的工作室。
埋头打ACG的戴妍琦抬起头说了一句你好以后,忽然愣住了。
救命,这么帅的家伙怎么可能还是单身啊!我能亲自服务吗教练???
“先生,这边是出租男朋友的,需要女朋友请走对面云沐工作室。”
周泽楷摇摇头。柜台上摊开来一本图册,大概是有员工照片和收费标准这类标注,还有喜闻乐见的“属性”一栏。
周泽楷指着那个姓名叫“叶知秋”,收费标准明显比别人高出一截的人说:“要他。”
戴妍琦看着周泽楷的脸沉默了两秒钟。
……啊多么痛的领悟。
虽然不想拒绝这位帅哥,但是叶知秋可是个纯纯哒直男,戴妍琦努力思考怎么措辞能让面前的人不那么失望。
“戴妹子我回……”孙翔撩开粉红色的帘子走进屋,本来该是戴妍琦的位置却被一个男人的身影挡住了。
“你朋友啊?”孙翔问。
戴妍琦暗叫一声不好,尴尬得想捂脸找个地缝钻下去算了。
周泽楷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见到孙翔,呆呆的说不出话,只知道盯着孙翔看。
孙翔一头亚麻色的头发乍看似乎挺扎手的,但是随着肢体动作轻轻晃动的时候,好像又很柔软。
周泽楷的心顿时也很柔软。
“不是……”戴妍琦弱弱地举起手,“他……是……”
孙翔莫名其妙:“什么啊?”
“是来找你的。”戴妍琦说。
孙翔没懂:“可我不认识他啊!”
戴妍琦叹了一口气:“就是说,你能接待男性客户吗?”
孙翔面带疑问指了指周泽楷,戴妍琦点头。
孙翔明白了,转头问周泽楷:“你有钱吗?”
“…………?”周泽楷有点吃惊。
平时做什么事,周泽楷都是把低调放在第一位,孙翔这么一问之下,却让他有种想把存折掏出来给对方看的冲动。
但周泽楷还是忍住了。
“有没有啊?”孙翔有点不耐烦地又问了一句。
虽然孙翔张口闭口都是钱的事让周泽楷有些费解,他还是果断地掏出了银行卡:“有。”
“一次性结一个月行么,我最近缺钱。”孙翔说。
周泽楷立刻同意:“一年行吗?”
“………………”
最后这个惊人的提案还是被孙翔否决了。
戴妍琦满脑子刷弹幕,瞠目结舌地看着周泽楷二话不说乖乖划了一个月的费用。
她递上一份合约书:“先生,请您签一下这个。”
周泽楷看合同的速度非常快,再加上小工作室的合同比较简陋,三两下就扫完了。
“除早晨叫醒、聆听倾诉、接送上下班等正常交互行为之外,牵手、拥抱等服务需在员工同意下进行。”
前面的内容大概如此,没有太多值得注意的,只有最后一行写着“如您的男友爱上了您,本店概不干涉”。
周泽楷盯着那句话足足多看了十秒钟,满意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喂,我刚送完上个客户,你让我喝口水先啊!”孙翔抗议。
“喝咖啡?”
“不喝那个,其他的行不?”


周泽楷暗忖一下,把孙翔载到了酒吧街。


半暗下来的天,正常人都该有点警惕感的,孙翔却好像连车牌也没有看一眼就上了车。


周泽楷略微无奈了一下。


孙翔是第一次接触男客人,虽然他一定不会承认,但尴尬多少有一点儿。坐好以后孙翔一直看着窗外,脖子都没往驾驶座扭一下。


周泽楷也不说话。他本来就不说话。


车里的气氛一时凝滞下来。孙翔歪着头装作欣赏风景的姿势有点挂不住了,便只好回头,目光正正好落在周泽楷搭着方向盘的手上。


周泽楷的手真是很好看,又白皙,又修长,而且一看就是从来不干重活的。


孙翔看了一会儿,突然说:“我靠!”


“……?”周泽楷被突如其来的粗口吓了一跳,差点方向盘就撒手了。


孙翔也吓一跳:“你开的车……好贵啊!”


……


周泽楷想,怎么回答呢?


“没错,很贵。”←这绝对有病吧!


“也不怎么贵。”←等等,听起来怎么更嚣张了?


……


到底怎么回答啊?!?!


刚好遇上一个红灯,这个时间段的交通状况令人发指,一眼望过去长长的车龙里都是红荧荧的汽车尾灯,像密密麻麻一排灯笼似的。


停下来的车里两个人都挺焦躁的,周泽楷还在试图寻找一个好的回答方式,孙翔比他还烦恼,这个客人怎么一句话都答不上来?


孙翔在工作中一向都是面对软软的女孩子,就算有成熟御姐,但是会跑来租他做男朋友的,都是经济状况比较宽裕,性格又外向的类型。这男客人……


噢,对啊,说起来该是个GAY咯……?


孙翔偷偷抬起眼睛又打量了周泽楷好几下。


周泽楷不知道孙翔怎么就突然一直看他了,想了想,只好问:“喜欢?可以接你上班。”


孙翔愣了一下,连忙摆手说不用了。


这倒不是他客气,孙翔服务费比其他人都高的原因除了外貌因素之外,还因为他做的是全职。简单来说,就是没有其他工作,随叫随到。既然没有其他工作,当然不需要送上班。


再说了,从来都只有孙翔送妹子上班,怎么可能让客户送他上班啊!尤其这客户还长了一张比他更像男朋友的脸,该不会要他倒找钱吧?


孙翔跟周泽楷解释了一通,周泽楷听完,只是“哦”了一声。


孙翔完全不懂他在“哦”什么,事实上他有点不开心。


这个客户简直是闷葫芦一只,任凭你说再多个字,他也是懒开尊口。你不理他吧,又显得服务态度好差似的。


要不是因为好哥们儿急需用钱,孙翔是绝对不会接下这单生意的。


他很想找点什么话题来提升一下服务质量,大半年工作下来,美容美发美甲倒是懂了很多,难道要和这家伙聊哪家店的光疗甲又好看又便宜吗?


孙翔光是想象就已经不寒而栗了。拉倒吧还是……


“对了,”他终于发现有个地方不是很对,“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叶知秋,哦,当然是工作用的名字了。”


“周泽楷。”


“那我怎么叫你?”孙翔又问。


周泽楷一边在车堆里艰难地挪动,一边很是认真地思考起了这个问题。孙翔久等不到回答,自己在脑袋里设想了几个可能会有的答案,差点咬到了舌头。


周泽楷正准备开口,突然被孙翔打断了:“不用了!我就叫你周泽楷好了。”


周泽楷本打算想一个山无棱天地合的称呼,至少也是浪漫一点的,像菜牙啦地瓜什么的是万万要不得,结果还没想到就被孙翔阻止了。


说起来周泽楷也是很难听到自己被人叫全名了。朋友大多数是叫他小周,泽楷之类,家人通常是阿楷,公司员工是喊总裁。说真的,这个时代谁还叫人家全名。


这么一想,叫全名也好特别啊。


周泽楷非常乐观地想。


所有人都很容易被孙翔的外表欺骗。


他虽然打扮得一副酷酷的模样,酒吧街这种地方却是没有来过的。在这方面的经历他连周泽楷都不如。


孙翔满以为周泽楷有泡吧的嗜好,正巧周泽楷也觉得孙翔有,两个人就那么坐下来喝了一杯。


成年人嘛,也没有什么。


……如果除去孙翔酒量差的话。


周泽楷虽然不经常亲自应酬,酒量还是有一点的,可孙翔就不行了,表面叛逆实质上乖乖牌,一杯倒的速度吓到了周泽楷,仔细想想委实有一种反差萌。


他撒酒疯的方式也算特别,没有跳脱衣舞或者高歌一曲什么的,尽管周泽楷可能比较想看这一种。


“走……!”孙翔拽着周泽楷的袖子说,“咱们去放——风——筝——”


他们来的是个静吧,被孙翔这一嗓子嚎的所有人都往这里看,笑喷一片。


周泽楷没办法,拉着他说:“走,放风筝。”


两个人长得都好看,虽然有灯光的原因看不了很清楚,还是起了一片议论的声音。


孙翔听说是去放风筝,毫不反抗乖乖地被拉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哼歌,哼着歌还摇来晃去。


周泽楷很想笑,这个叶知秋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周泽楷说到做到,真的不是忽悠孙翔,果然把车开到了江边。江边有个公园,里面卖各式各样的风筝,春秋季的时候很多家长就带孩子来这里放风筝。


天色挺晚了,八点多光景,跨江大桥灯光工程的灯火成片成片地亮着,倒映在水里灿烂得像放了一江暖黄的水灯,粼粼闪烁。


孙翔被江风一吹,有点醒过神来,但也没醒彻底,脑袋发热,指挥周泽楷去给他买风筝。


“买最大的。”孙翔要求。


周泽楷最终扛回了一个很大的风筝。但也不是最大的,那种专业人士用的风筝,周泽楷很怀疑他们两个人能不能把它放上天。


更何况孙翔喝醉之后他们最多算一点五个人。


本来还担心孙翔不满意,幸而孙翔一点都没有计较风筝到底是不是最大的这个问题,就好像他也没注意周泽楷车牌号是什么一样。


孙翔拿着风筝扯了两下绕线器,解出一段线来,一使劲把风筝咻地丢了出去。


无辜的风筝滑翔了两米,轰然坠地,扑簌簌地颤了半天。


孙翔很气愤:“你买的风筝太烂了!!!”


周泽楷没办法了,这样一丢就能放上天的不是风筝,是直升机。


“我来。”他说。


如果有周氏的员工,或者是其他同业认识周总裁的人发现他正和一个等人大的风筝扭作一团,会崩溃也说不定。


可惜世界上人和人就是相生相克,周泽楷也的确在和风筝打架。跟喝多了的孙翔相比,他理论水平是高了很多,但是动手实践能力则不一定了。


孙翔尚算有良心,对努力的周泽楷持的始终是鼓励态度。


“不是你的错,”孙翔安慰他,“是风筝太烂了。”


“…………”


***




TBC

评论

热度(79)

  1. 半仙雨蒹葭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谢谢蒹葭!!!爱你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