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

全职,剑三,APH,free,欧美,冷CP挖掘工
存文存cos存图 存视频

预告

这个脑洞搞得我都想写文了(快住脑

国际高端品牌SAMSARA强势回归,2015年秋冬新款抢先发布!

两大名模Kay Zhou&Shawn Sun精彩演绎本季主打新品,更多精彩请登录轮回官网先睹为快!

(别信我胡诌的x

周泽楷/孙翔/化妆/后期/脑洞/可能会有的文:半仙 

PHX:娘亲&三脚架

半次元点赞

103帝都全职o的场照

当天出的万圣节木乃伊小周,竟然有一个超萌的一叶之秋来合影!!开心fly!!

等总结好了再放其他返图(*¯︶¯*)


※背后注意

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改了 @waiting 的人体素描(((

混进去了一个小周和两个漫画翔翔,剩下金灿灿的一坨(x)都是翔翔

翔翔四十八式(((

【全职/周翔】特殊服务要加钱(1.0)

谢谢!!!谢谢蒹葭!!!爱你呜呜呜!!!!!

雨蒹葭:

不要问我为什么又开坑,还不是为了TAG能刷新吗(闭嘴你


这个是给 @半仙 的生贺,绝对不坑=u=


9.29生日快乐呀半仙儿~




***


周泽楷开车路过公司门口的时候,差一点就忍不住踩下了刹车。
公司大楼的玻璃外墙反射着霞光云影,满天金箔洒落一般灿烂晃眼,有个人就斜斜倚在那片光影之下,靠在旋转门旁边,嘴角带笑。
那是一个挺高的男人,周泽楷觉得或许比自己高,眉眼一看就很年轻,笑起来没那么温柔,下巴和脖颈的线条流畅漂亮,远远就能感觉到那股骄傲和率直。
周泽楷放慢了车速,鬼使神差的。他的车很低调,黑色的,但是在人人都认识他的公司门前也算不上什么低调。
车子缓慢地滑过去的时候,很多女职员朝这里挥手,周泽楷简直哭笑不得,可他唯一注意到的就是旋转门里走出的那个年轻的女员工。
一直等在门口的男人接过了她的包,把手里的奶茶递给她,两个人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周泽楷抿了抿唇,刚热起来的心又凉了个彻底。
周总裁是周氏公子,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标准富二代。家里虽然考虑过要让他从基层做起,但是周泽楷天生不善言辞,估计也很难跟同事打成一片。再说了,就他这个性,能惯得坏才是奇迹。
于是家里最后还是干脆把他安排到这个公司做了老板。没有比高帅富三个字更适合用来形容周泽楷的了,别说那些还处于春情期的男男女女了,就是孩子已经会打酱油的创意总监都悄咪咪地想一想,自己要是再年轻十岁,哎哟。
美貌即正义,何况还很有钱,向周泽楷示好的人实在很多,但他始终没遇上过特别感兴趣的。家里人担心他是冷感,更放了话,就算是同性也没关系,只盼周泽楷能带个人回来。
但是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周泽楷自己都快不抱希望了,直到看见了那个身影。在此之前周泽楷不能想象有一个人会是那么吸引他,恰到好处,正中红心,像是有一道追光打在他身上一样明亮。
周泽楷纠结了。
就算是老板也不能抢员工的男朋友吧……
周泽楷一回神,发现自己竟然想得那么露骨,惊得脸都红了,赶紧把油门踩上。
周泽楷站在电梯里打了个呵欠。工作的忙碌让他经常是沾床就睡,昨天晚上却一反常态地失眠了。
宽敞寂静的大房间里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周泽楷折腾了几个来回也睡不着,最后干脆爬起来把第二天安排的工作也解决了,熬了好大两个黑眼圈。
因为周泽楷的要求,公司里本来的VIP电梯也改成了员工通用。员工原本对他很是敬畏,后来发现自家总裁竟然是个内向腼腆到爆炸的家伙,也就越来越不拘束了。
电梯里的人都在低声聊天,周泽楷特地挑了个最里面的位置,一个是因为他办公室在最高层,也因为老有目光黏在他身后会让他很不自在。
“燕燕,你什么时候找了男朋友啊,长得好帅啊!”
“对啊对啊,就是昨天来接你下班那个。”
周泽楷立刻从发呆状态回过神了。
心底有个声音提醒他不听为妙,但周泽楷还是竖起了耳朵。
“那个是闺蜜送我的生日礼物!不是真的男朋友,是租的。”
“啥???”
“现在有这种职业啦,花钱就可以让对方扮演你的男朋友,什么类型都有哟。”
“那你租了多久啊?”
“一个星期。”
“诶……才一个星期?”
“又高又帅这种型好贵的。”
“也对哦……”
前面的人每说一句,周泽楷的心脏就颤一把,到最后周泽楷都怀疑自己快要心梗了。
原来……不是真的男朋友?

一个星期以后,周泽楷走进了某个贴满粉红色墙纸,让人感觉泛滥着少女气息的工作室。
埋头打ACG的戴妍琦抬起头说了一句你好以后,忽然愣住了。
救命,这么帅的家伙怎么可能还是单身啊!我能亲自服务吗教练???
“先生,这边是出租男朋友的,需要女朋友请走对面云沐工作室。”
周泽楷摇摇头。柜台上摊开来一本图册,大概是有员工照片和收费标准这类标注,还有喜闻乐见的“属性”一栏。
周泽楷指着那个姓名叫“叶知秋”,收费标准明显比别人高出一截的人说:“要他。”
戴妍琦看着周泽楷的脸沉默了两秒钟。
……啊多么痛的领悟。
虽然不想拒绝这位帅哥,但是叶知秋可是个纯纯哒直男,戴妍琦努力思考怎么措辞能让面前的人不那么失望。
“戴妹子我回……”孙翔撩开粉红色的帘子走进屋,本来该是戴妍琦的位置却被一个男人的身影挡住了。
“你朋友啊?”孙翔问。
戴妍琦暗叫一声不好,尴尬得想捂脸找个地缝钻下去算了。
周泽楷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见到孙翔,呆呆的说不出话,只知道盯着孙翔看。
孙翔一头亚麻色的头发乍看似乎挺扎手的,但是随着肢体动作轻轻晃动的时候,好像又很柔软。
周泽楷的心顿时也很柔软。
“不是……”戴妍琦弱弱地举起手,“他……是……”
孙翔莫名其妙:“什么啊?”
“是来找你的。”戴妍琦说。
孙翔没懂:“可我不认识他啊!”
戴妍琦叹了一口气:“就是说,你能接待男性客户吗?”
孙翔面带疑问指了指周泽楷,戴妍琦点头。
孙翔明白了,转头问周泽楷:“你有钱吗?”
“…………?”周泽楷有点吃惊。
平时做什么事,周泽楷都是把低调放在第一位,孙翔这么一问之下,却让他有种想把存折掏出来给对方看的冲动。
但周泽楷还是忍住了。
“有没有啊?”孙翔有点不耐烦地又问了一句。
虽然孙翔张口闭口都是钱的事让周泽楷有些费解,他还是果断地掏出了银行卡:“有。”
“一次性结一个月行么,我最近缺钱。”孙翔说。
周泽楷立刻同意:“一年行吗?”
“………………”
最后这个惊人的提案还是被孙翔否决了。
戴妍琦满脑子刷弹幕,瞠目结舌地看着周泽楷二话不说乖乖划了一个月的费用。
她递上一份合约书:“先生,请您签一下这个。”
周泽楷看合同的速度非常快,再加上小工作室的合同比较简陋,三两下就扫完了。
“除早晨叫醒、聆听倾诉、接送上下班等正常交互行为之外,牵手、拥抱等服务需在员工同意下进行。”
前面的内容大概如此,没有太多值得注意的,只有最后一行写着“如您的男友爱上了您,本店概不干涉”。
周泽楷盯着那句话足足多看了十秒钟,满意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喂,我刚送完上个客户,你让我喝口水先啊!”孙翔抗议。
“喝咖啡?”
“不喝那个,其他的行不?”


周泽楷暗忖一下,把孙翔载到了酒吧街。


半暗下来的天,正常人都该有点警惕感的,孙翔却好像连车牌也没有看一眼就上了车。


周泽楷略微无奈了一下。


孙翔是第一次接触男客人,虽然他一定不会承认,但尴尬多少有一点儿。坐好以后孙翔一直看着窗外,脖子都没往驾驶座扭一下。


周泽楷也不说话。他本来就不说话。


车里的气氛一时凝滞下来。孙翔歪着头装作欣赏风景的姿势有点挂不住了,便只好回头,目光正正好落在周泽楷搭着方向盘的手上。


周泽楷的手真是很好看,又白皙,又修长,而且一看就是从来不干重活的。


孙翔看了一会儿,突然说:“我靠!”


“……?”周泽楷被突如其来的粗口吓了一跳,差点方向盘就撒手了。


孙翔也吓一跳:“你开的车……好贵啊!”


……


周泽楷想,怎么回答呢?


“没错,很贵。”←这绝对有病吧!


“也不怎么贵。”←等等,听起来怎么更嚣张了?


……


到底怎么回答啊?!?!


刚好遇上一个红灯,这个时间段的交通状况令人发指,一眼望过去长长的车龙里都是红荧荧的汽车尾灯,像密密麻麻一排灯笼似的。


停下来的车里两个人都挺焦躁的,周泽楷还在试图寻找一个好的回答方式,孙翔比他还烦恼,这个客人怎么一句话都答不上来?


孙翔在工作中一向都是面对软软的女孩子,就算有成熟御姐,但是会跑来租他做男朋友的,都是经济状况比较宽裕,性格又外向的类型。这男客人……


噢,对啊,说起来该是个GAY咯……?


孙翔偷偷抬起眼睛又打量了周泽楷好几下。


周泽楷不知道孙翔怎么就突然一直看他了,想了想,只好问:“喜欢?可以接你上班。”


孙翔愣了一下,连忙摆手说不用了。


这倒不是他客气,孙翔服务费比其他人都高的原因除了外貌因素之外,还因为他做的是全职。简单来说,就是没有其他工作,随叫随到。既然没有其他工作,当然不需要送上班。


再说了,从来都只有孙翔送妹子上班,怎么可能让客户送他上班啊!尤其这客户还长了一张比他更像男朋友的脸,该不会要他倒找钱吧?


孙翔跟周泽楷解释了一通,周泽楷听完,只是“哦”了一声。


孙翔完全不懂他在“哦”什么,事实上他有点不开心。


这个客户简直是闷葫芦一只,任凭你说再多个字,他也是懒开尊口。你不理他吧,又显得服务态度好差似的。


要不是因为好哥们儿急需用钱,孙翔是绝对不会接下这单生意的。


他很想找点什么话题来提升一下服务质量,大半年工作下来,美容美发美甲倒是懂了很多,难道要和这家伙聊哪家店的光疗甲又好看又便宜吗?


孙翔光是想象就已经不寒而栗了。拉倒吧还是……


“对了,”他终于发现有个地方不是很对,“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叶知秋,哦,当然是工作用的名字了。”


“周泽楷。”


“那我怎么叫你?”孙翔又问。


周泽楷一边在车堆里艰难地挪动,一边很是认真地思考起了这个问题。孙翔久等不到回答,自己在脑袋里设想了几个可能会有的答案,差点咬到了舌头。


周泽楷正准备开口,突然被孙翔打断了:“不用了!我就叫你周泽楷好了。”


周泽楷本打算想一个山无棱天地合的称呼,至少也是浪漫一点的,像菜牙啦地瓜什么的是万万要不得,结果还没想到就被孙翔阻止了。


说起来周泽楷也是很难听到自己被人叫全名了。朋友大多数是叫他小周,泽楷之类,家人通常是阿楷,公司员工是喊总裁。说真的,这个时代谁还叫人家全名。


这么一想,叫全名也好特别啊。


周泽楷非常乐观地想。


所有人都很容易被孙翔的外表欺骗。


他虽然打扮得一副酷酷的模样,酒吧街这种地方却是没有来过的。在这方面的经历他连周泽楷都不如。


孙翔满以为周泽楷有泡吧的嗜好,正巧周泽楷也觉得孙翔有,两个人就那么坐下来喝了一杯。


成年人嘛,也没有什么。


……如果除去孙翔酒量差的话。


周泽楷虽然不经常亲自应酬,酒量还是有一点的,可孙翔就不行了,表面叛逆实质上乖乖牌,一杯倒的速度吓到了周泽楷,仔细想想委实有一种反差萌。


他撒酒疯的方式也算特别,没有跳脱衣舞或者高歌一曲什么的,尽管周泽楷可能比较想看这一种。


“走……!”孙翔拽着周泽楷的袖子说,“咱们去放——风——筝——”


他们来的是个静吧,被孙翔这一嗓子嚎的所有人都往这里看,笑喷一片。


周泽楷没办法,拉着他说:“走,放风筝。”


两个人长得都好看,虽然有灯光的原因看不了很清楚,还是起了一片议论的声音。


孙翔听说是去放风筝,毫不反抗乖乖地被拉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哼歌,哼着歌还摇来晃去。


周泽楷很想笑,这个叶知秋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周泽楷说到做到,真的不是忽悠孙翔,果然把车开到了江边。江边有个公园,里面卖各式各样的风筝,春秋季的时候很多家长就带孩子来这里放风筝。


天色挺晚了,八点多光景,跨江大桥灯光工程的灯火成片成片地亮着,倒映在水里灿烂得像放了一江暖黄的水灯,粼粼闪烁。


孙翔被江风一吹,有点醒过神来,但也没醒彻底,脑袋发热,指挥周泽楷去给他买风筝。


“买最大的。”孙翔要求。


周泽楷最终扛回了一个很大的风筝。但也不是最大的,那种专业人士用的风筝,周泽楷很怀疑他们两个人能不能把它放上天。


更何况孙翔喝醉之后他们最多算一点五个人。


本来还担心孙翔不满意,幸而孙翔一点都没有计较风筝到底是不是最大的这个问题,就好像他也没注意周泽楷车牌号是什么一样。


孙翔拿着风筝扯了两下绕线器,解出一段线来,一使劲把风筝咻地丢了出去。


无辜的风筝滑翔了两米,轰然坠地,扑簌簌地颤了半天。


孙翔很气愤:“你买的风筝太烂了!!!”


周泽楷没办法了,这样一丢就能放上天的不是风筝,是直升机。


“我来。”他说。


如果有周氏的员工,或者是其他同业认识周总裁的人发现他正和一个等人大的风筝扭作一团,会崩溃也说不定。


可惜世界上人和人就是相生相克,周泽楷也的确在和风筝打架。跟喝多了的孙翔相比,他理论水平是高了很多,但是动手实践能力则不一定了。


孙翔尚算有良心,对努力的周泽楷持的始终是鼓励态度。


“不是你的错,”孙翔安慰他,“是风筝太烂了。”


“…………”


***




TBC

半夜卡文暗搓搓来问一下……
有周翔群吗?
all翔也可以!!
(看着冷清的QQ列表哭出声
我有一堆黄暴脑洞想要分享啊!!!!!
(跪地

占tag抱歉

[全职]周翔-造梦人(TBC)

※终于开始写全职的同人了……一开始就这么黄暴真的好?wwww

※灵感来源于 @pupura 的《DREAM》但是这个小妖精竟然让我写全年龄清水?!我偏就对着干(感觉教授了别人催我文的技巧oh no


造梦人

by半仙


孙翔是最后一个走进训练室的,脚步虚浮,眼下泛青,脖子像是落枕了一样向一边倾斜着,一脚深一脚浅地掐着作息表的点儿踏了进来。

“孙翔,怎么了?没有休息好吗?”江波涛有点担忧,孙翔虽然性子傲,但对于荣耀从来都是最为上心,没理由消极训练。

“啊……大概是、噩梦!对,昨晚做噩梦了……”被点到名的主力挠着后脑勺,一边扭过头去开机一边勉强地笑着。

“哦,那你注意休息。夏休期回来作息不规律是常有的事,好好调整,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好啦知道啦!我又不是第一年打荣耀,这还用说?”

直到观察到副队长转过身开始常规训练,孙翔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后面有点肿,还好不是很痛,不然接下来一整天坐在椅子上训练可真是难熬。虽然早晨检查过上半身没有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孙翔还是做贼心虚,把队服的领子稍微往上提了一提。

回去找你算账!

孙翔虽然在心中咬牙切齿,耳尖却变得红彤彤的,像是被人好好在嘴里含来嘬去细细品尝过一般。

江波涛用余光瞄到这一破绽,在心中记下一个正字——这是夏休季结束的第二周。孙翔做噩梦的第五天。

 

晚饭过后就没有统一安排的训练了,平时最爱截住队友去加训PK的孙翔却趁着暮色掩护从食堂率先溜回了寝室。进了寝室,屋里亮着昏暗的灯光,浴室门上的磨砂玻璃透露出一个模糊的身影,伴着淅淅沥沥的水声和隐隐一点沐浴液的香味。

靠,比我还积极……

孙翔关好门,特意确定了一遍落锁的情况,脸涨红地换好浴袍,开始在床头柜里翻找之前买好的瓶瓶罐罐和橡胶制品。

周泽楷披好浴巾走出浴室的时候看到是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孙翔背对着自己,跪在床头呈一个下\流——五天前他还不太懂——的姿势,浴袍敷衍地覆盖在他身上,却在高高翘起的臀\部服帖得可怕,留下中间一道浅浅的沟。

五天前还是正直处\男的周泽楷,此时此刻不知如何让脸的温度降下来。他所能找到的唯一方法就是让身体的温度也跟上脸的热度。

孙翔听到脚步声回头,在他面前是一个只用浴巾裹住下半身的枪王,沉默着,或者说是无从开口,脸上红得像是刚蒸过桑拿。被赞助商要求特意锻炼过的身材在一片雾气中显得愈发色\情,手腕、脚腕和脖颈上还是见到夏休季特有的、被日光临\幸过的痕迹。未擦干的水滴划过前\胸的沟\壑一寸一寸身死在尚未成型的腹肌,简直能听到“嘶”的一声蒸发的声响。

咕嘟。孙翔咽口水的声音。但他觉得这是脑浆在沸腾。

“……孙翔?”枪王率先打破了这沉默。

“我、我应该……”孙翔觉得他应该做些什么来转移他脑海里对于前四天的联想。他喜欢叫他的名字,且常常是在不恰当的时候。身体比理智更早地记住了这种条件反射,一叫他的名字,他就觉得自己已经沉沦于疼痛与欢愉的边缘。

“洗澡?”

“啊,之前洗过了!”

“那就……开始?”

“好、好……”

孙翔的手下意识地握住了刚刚翻找出来的小罐,紧张地像是要把它空手捏碎。

他看着迎面朝他走来的赤裸男人,再一次咽下了口水。

 

孙翔从不做梦,更不做噩梦。

但是这五天,我是说,他与周泽楷确定关系后的这五天,每天晚上他都会做春\梦。

而周泽楷,是造梦人。

-TBC-

没错我卡肉啦hhhhhhhhh(有什么好笑的

太晚了等我睡醒再写不急(小周小翔可还都起立等着呢?!!

[全职/周翔]一个小时50软 一

啊啊啊啊你竟然真的写了!!!激动地下楼跑圈!!!!!吃吃吃吃吃!!!!

Forbidden Love:

Warning:这个是点文活动的一篇…… @半仙 的周翔家教梗-0-反正我是觉得有病到没边儿了……OOCOOCOOC重要的话说三次(跪

私设如山不要打脸,阅读愉快~




Lesson  1

 

       孙翔本来打算在大课间的时候睡个觉的——昨天半夜被游戏里公会的团长一个电话叫起来抢BOSS去了,现在正是困得人神共愤的时候,看谁都是重影儿。

       结果他刚准备把头埋进交叠的双臂补个爽歪歪的深度睡眠,班里就猛地响起一阵能掀翻房顶的嘈杂声响。孙翔掐了自己一下瞪起眼看那迅速聚集起的噪音中心——熙熙攘攘一团人在争抢着什么东西,还有诸如“哎给我看看”“我就看一眼我的”之类的句子飘到他耳朵里。

       艾。玛。

       刚才还是头一埋就能睡死过去的孙翔马上清醒了,困倦好像是上辈子没喝完孟婆汤剩下一口带来的感觉,晃晃悠悠地不真切。眼睛明明还疼着,看一眼和兔子也差不了多少,可偏偏又觉得像是已经睡过了,精力充沛地下楼四百米跑道来个十圈都没有问题。

       问题全出在那被哄抢着的东西上,而孙翔此刻凭借着他近十二年的在校生涯负责任的表示他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了!

       ——开学摸底考试的成绩单。

       见者伤心听者落泪。

       不过他一点儿也不着急,成绩单这种东西等真学霸假学霸真学渣真学粉们抢完以后总是会挨个传下来看的,到时候全班轮着丢人,满教室看一圈其实谁也没强过谁。早晚都看得到那当然不用费心去抢,但对他这种脸比成绩好看的少年还有一种可能发生的就是——

      “啊,谢谢。”

       本质有点眼高于顶但表面装得还算乖巧的高三生孙翔客客气气地跟递来写有他成绩字条的女生道谢,心里暗搓搓地想着去尼玛的小爷的分数全让你看见了。尼玛尼玛尼玛尼玛敢不敢不要这么神烦。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永远失去机会的美丽姑娘,温婉可人地对孙翔一笑,说昨晚没睡好今晚要早休息。说完清清白白地走了,留下一路浅淡香气,孙翔闻着像花露水,还打了个喷嚏。

       他一点儿都没听清温柔体贴的姑娘说了些什么是关心还是鄙视,他的注意力全被那张字条吸引走了——但凡学生没有不关心成绩的,不管是正面还是反面,注意力总是会被那几个汉字标注的科目和下方跟着的数字牢牢抓走,比邻国的各种人生还好用。

       其实这次的成绩对孙翔来说也就是常规发挥。他人聪明,但不爱用功,到高三了依旧是班级中游水平晃晃悠悠。作为一个理科生数理化分数高那是基本标准,生物这种高中阶段偏文的课程也不算太难熬,甚至英语这种文理皆有赶死队的科目他都能顺顺利利地躺过百分线,孙翔的成绩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可他语文奇差无比,身为天朝的新一代少年,他从小到大最烂的科目就是语文,别看他普通话说得挺标准,都是驴人的。

       所以当然这次摸底考试也不例外,其余科目单科排名都在年级100左右,只有语文烂出水平烂出风格排名高居998——全年级才1100来个人。有这么一科坚定不移地做分母,孙翔的总排名猛地就被拽了下去熠熠发光地蹲在了成绩单的中点——他们班65个人,他第33名,年级排名直奔600就去了——此时已经是高三下学期,还有四个月他就要直面人生第一道考验的摧残……

       孙爸孙妈被这货愁得白了头发。孙翔的语文卷子拿给任何人看都啧啧称奇:他很认真地在做,可总是错。

       这就实在是太不讲究了,老师虽然都喜欢成绩好的学生,可对于这种非常认真也非常努力只不过回报有点赔本的学生,他们也还是以鼓励为主。所以孙翔还顺顺利利地在这个学校里念着书,同时引来无数人惊叹围观:本应成为学霸新星的少年究竟是如何因为天天在说天天在用的母语学科而尚未冉冉升起就变成一颗陨石咣当一下砸地板上了。

       那个孙二翔可够沉的啊,今天六个核桃喝没?

 

       不知从何年兴起的所谓“家校通”在孙翔的学校被贯彻实施得很好,考试成绩家长知道的比学生本人都快,还有不交作业上课睡觉翘课去网吧等等情况的汇总。这东西对每个学生来说都是天罗地网无所遁形缴枪不杀。

       孙翔回家以后依旧是一番惨烈景象。一进门他爹妈一左一右伸手问他要成绩条,表情严肃语气认真大有“再考砸了就把你赶出家门”的架势。他觉得这次考试发挥正常且他爸妈早就知道分数,也是没什么压力地就把那已经裁开一人一条的成绩单扔了过去——那五毫米高的条已经让他揉成了一个破团,皱巴巴的。

       刚过了个书包甩床上人扑上去伸完懒腰的时间,门外男女混双组合就已经审完了条子要喊他出去,“小翔!”

       听着不像是生气的,早做好心理准备的孙爸孙妈也知道儿子的成绩到底是什么情况。只不过孙翔同学前段时间刚刚涨了姿势,知道了自己名字第二个字的名词解释,此时一听爹妈喊他小名,直接就炸了,“叫我干什么!”

       为人父母通常很难接受孩子毫无理由的逆反——比如现在。

       男女混双组合冲进了孙翔的房间,发现一个颓败沦丧状摊在床上脸上盖了个枕头的儿子,每个毛孔都散发着疲倦和绝望的气息。刚被点起来的火直接被扑灭在怀里,对视一眼幽幽叹气,“小翔,你别想太多,还有四个月,还来得及,就语文这一科而已,补起来也容易。”

       孙翔又听了一遍自己那一点不想被提起的小名,头疼到连嘴都懒得张,整个房间里就听见他有点重的呼吸声,孙爸孙妈被一贯健康有活力的儿子眼下的表现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他们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的乖儿子今天忘了喝六个核桃,现在只不过是困得随时都有可能睡过去而已。当然孙翔也懒得解释自己没事,不过更多的可能大概是他其实也没意识到他爸妈是误会了什么才没去揍他。

       “要不……我们找个家教?给你补补课?”孙妈试探性地开口,孙爸在旁边调整站位,准备从缝隙里观察孙翔的反应以确定此计划的可行性。

       一沾床睡意就汹涌而来的孙翔压根没听清他母后说了些什么,朦朦胧胧地举起只手比了个“随便”意思的手势——大概是晚上吃什么吧——他想。

       结果他就随便地答应了家里随便给他找个语文家教补课的要求——大概是要求,反正怎么也不该是提议这种水平。

       而直接睡死过去的孙翔直到晚饭将尽才清醒地意识到了要找家教这件事。他看了一眼有点兴奋的母后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父皇,拿起桌上的六个核桃喝了一口,非常机智地什么都没说。

       呵呵难道要对着父皇母后说卧槽吗,他今天可是喝了六个核桃的,才不去找揍。

       不过,还是很想说啊,卧槽。



TBC